一手養大弟弟!姐姐婚後向弟弟「借2.2萬」救急 弟弟卻讓姐姐「寫欠條」回家打開一看哭了

世界上與我們最親近的人無疑是我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兄弟姐妹間互相幫助是應該的~



01

陳婷和陳俊是兩個可憐的孩子,母親美紅身體不好,在生下陳婷之後公婆一直不滿意,想要兒媳再生一個兒子,但是在生完陳婷之後美紅的身體就一落千丈,醫生說最好不要再生育了,可是耐不住公婆的堅持。

Advertisements

美紅懷孕後一直在努力調養身體,整天喝葯,公婆也知道現在不適合再生育,在陳婷十二歲的時候美紅的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然後又懷了二胎,就是陳俊。


Advertisements

可是在生陳婷的時候母親的身體已經元氣大傷,這次在生下陳俊之後美紅就因為生育後太虛弱而去世。

陳婷的爺爺奶奶這個時候也已經老了,兩人也是疾病纏身,不久後也離世了,剩下父親一人撫養陳婷和陳俊,陳婷這個時候正在上初中,所以用錢不是很多,又過了兩年陳婷考上了鎮上的重點高中,可是學費卻十分的昂貴,陳婷看著整日辛苦的父親,想著要不自己不上學了,出去打工賺錢,為父親分攤一些壓力。

可是父親卻說什麼也不願意,非要女兒繼續上學,他又找了一份工作,每天不分晝夜的工作,可是人都是血肉之軀,禍不單行他有次在回家的路上因為太睏了,沒有看清路,一下跌落在山溝裡也離開了兩個孩子。


Advertisements

02

這短短幾年的時間陳婷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親人,只剩下弟弟和自己相依為命,那天她抱著兩歲的弟弟哭了一夜,她看著一臉天真的弟弟,還不懂自己的家庭都發生了什麼,她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將弟弟好好的撫養長大。

後來陳婷也不上學了,帶著弟弟去了城裡打工,她找了一家飯店當服務員,飯店的老闆知道她的遭遇後很是同情,幫陳婷安排了一個住處,雖然不太好,但是也夠平時的生活起居。

陳婷是把弟弟陳俊當兒子一樣照顧著,等到陳俊長大了還供他上學,就這樣陳婷是又當爹又當媽的把弟弟給拉扯大了,自己都已經三十多歲了,還沒有找對象,陳婷想著就算了,把弟弟陳俊照顧好就算自己完成任務了。

陳俊長大考上了大學,他對姐姐陳婷是十分的感恩,想著自己一定要出人頭地,以後換他來照顧姐姐,陳俊也很爭氣,畢業之後很快就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也談了對象,很快兩人就結婚了。

Advertisements

弟弟結婚之後陳婷就鬆了口氣,陳婷不再供養弟弟之後整個人都輕鬆了,陳婷年紀不小了,和一個隔壁村的男人談了戀愛,不久後兩人結婚了。

婚後的生活雖然過得比較清苦,可陳婷還是很滿足這樣平平淡淡的生活,可是第二年丈夫外出做裝修工的時候不小心摔斷了腳,陳婷把家裡的錢全部拿出來還,差5000塊醫藥費(約2.2萬新台幣),她想著現在弟弟生活也比較好,要不就向弟弟借一點錢。


Advertisements

03

陳婷來到弟弟家,看見弟弟和弟媳坐在客廳看電視,陳婷想著弟媳也不是外人,就和兩人說出了這個想法,陳俊聽完立馬就同意了,可是弟媳在旁邊白了陳俊一眼。

接著看著陳婷開口說「姐,要借給你也不是不行,我知道你辛苦了半輩子把陳俊給養活大,我們也不是那忘恩負義的人,你就像平常別人借錢一樣給我們打個欠條就成。」

陳俊聽著這話就有些不開心,他拉著媳婦的手小聲的說「你怎麼能這樣呢?這好歹是我姐。」媳婦瞪了陳俊一眼,陳俊就慫了,跟著就說「那…那個…姐,要不你就寫個欠條,也沒什麼的。」

陳婷聽著弟弟也這樣說瞬間寒了心,難道他們夫妻倆還怕自己不還他們錢?但是自己也只能向弟弟借錢,陳婷說「行,別人怎麼辦的,我們也怎麼辦,寫吧。」

Advertisements


兩人寫完欠條之後,陳婷拿著錢就走了,她走的時候也沒有看弟弟一眼,陳婷是真的傷心了,回到住的地方之後陳婷打算分配一下借來的錢,卻看見裡面不止有一張借條,還有一張紙,陳婷一看是弟弟的筆跡,打開一看傻眼了。

「姐,對不起,今天我真的也不願意讓你寫借條,沒有你就沒有今天的我,我欠你的這輩子都還不清,今天我這樣做只是走個形式而已,我也不想和媳婦撕破臉,這5000塊你就拿去用,不用還了,不夠了再問我要,我知道當年你是為了照顧我,一直都耽誤了自己的終身大事,現在姐姐獲得幸福了,弟弟打心眼裡為你高興,現在姐夫要治病,我一定要出份力。」

陳婷看著弟弟的寫的紙條捂著嘴哭了,原來是自己誤會弟弟了。


彩禮下聘時變欠條!婆家稱「不離婚按月支付」,女子拆陪嫁裝修走人,婆家傻了

其實彩禮,應該是兩家人對於新人的一種祝福跟期望,希望新人在小家庭成立的時候能夠有足夠的啟動資金,不至於過二人世界的時候為了生計發愁。但是現在也有很多人卻仗著結婚的名頭大開金口,導致有的男人一聽到女方要談彩禮,不問數字多少,都覺得對方勢利,拜金。但彩禮並沒有那麼可怕,只要在雙方可接受的範圍,公平合理,就能做成一件利於雙方家庭的事情。


美美最近卻在臨近結婚之前被婆家將了一軍,落得人財兩失,最後選擇退婚,拆陪嫁裝修走人。我想聽了她的故事,可能很多人都會覺得氣憤,離開這樣的婆家也是不得已為之。

美美出生的家庭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是父母工作穩定,從小也沒受過什麼苦。為人性格也很開朗,積極向上。因為父母只有她這樣一個女兒,所以前半生的努力都是為了她這個女兒做準備,在物質方面從來沒有虧待過她。



在婚戀觀方面,她的父母教導她女孩子不僅要自愛,找另一半的時候也要以人品為主,三觀相合,性格相合就可以,錢財這些外在之物不能看的那麼重要。

遇到小李的時候,美美覺得這個人看上去就是人畜無害的樣子,待人接物的方式都跟自己差不多,所以情趣相同的兩個人很快就墜入了愛河,確認了男女關係。沒過多久,小李就順水推舟地跟美美求了婚,說要娶她。

美美的媽媽知道後,雖然當下沒有反對,但是事後還是提醒美美,兩個人相處是一回事,成家立業是另外一件事情。匆匆忙忙的結婚,總歸沒有了解清楚對方的各方面脾氣,而且兩個家庭是否合適也不知道。但是美美覺得只要兩個人相愛就可以了,而且小李的人品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她也是認可的,其它的就顯得沒那麼重要了,她只圖這個人。



可是小李第一次上門的時候,沒有急於跟美美的父母打招呼,而是看著美美家的房子一直的感慨,說她們家的裝修有品位,看上去就是很有錢的樣子。美美的媽媽對於這樣的行為多少有點反感,第一印象對這個男孩子就不是很好。雖然美美的媽媽不是嫌貧愛富的人,但是看到小李隨手拿的禮盒,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商場打折處理的東西,心裡面還是有點介意,畢竟是第一次見未來丈母娘。

後來美美的媽媽跟她聊過好幾次,明示暗示都用上了,始終都沒有改變美美的想法。雖然心有芥蒂,但是看到女兒是因為自己從小的教導才這個樣子,一時間不知道該欣慰還是該難過,逼於無奈只能答應了兩個人的婚事。

可是雖然求婚了,但是小李一家遲遲沒有動靜,所以美美的媽媽讓美美轉告對方,想約了個時間坐下來好好聊聊結婚的細節,可是得到的回應卻是一切都有美美家來決定。



到了約定的日子,小李一家除了爸爸媽媽還有爺爺奶奶都來赴約了。美美爸媽為了照顧對方面子,特意選在了一個五星級的酒店,但是沒想到來了這麼多人,只能臨時換了一個大的包間。落座之後,小李的媽媽就一直在誇獎美美,說自己兒子有福氣,能找到這樣一個好的老婆。美美被誇的一陣臉紅,忙著擺手。美美的媽媽看到自己女兒在婆家眼中有這麼高的評價,也一陣欣慰,畢竟誇獎女兒人品,也是在誇她這個丈母娘教導有方。

推杯換盞幾圈之後,小李的媽媽直奔主題,問美美對於彩禮有什麼看法。美美害羞不知道如何應答,「阿姨,這個我隨便的,沒什麼特殊的要求。」還是美美媽媽見過世面,直接開口說,「就給18萬8吧,這個數字吉利,而且周圍朋友小孩結婚都是這個數字。」小李的媽媽聽到之後跟小李使了個眼色,「親家,給彩禮是應該的,這個數字也沒什麼問題。但是現在你看,房子已經準備好了,也不用小兩口發愁,只是我們也是普通人家,假如出了這個彩禮,到時候裝修的話只能草草準備,你看這個事情……」


美美看了一眼未來婆婆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媽媽,沒經歷過這個場面的她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這個事情,我理解,我本來打算給我女兒陪嫁一輛車,既然你們有別的需要,那乾脆這個裝修錢就我們出好了。」小李媽媽臉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開心,「那當然好了,親家你最了解自己的女兒了,裝修成什麼風格你們說了算,到時候美美肯定也喜歡。」說完就舉起了酒杯一飲而盡,彷彿放下了心中的一個重擔。

美美跟小李從那以後就開始著手新房裝修的事情,很快房子就有了家的雛形。沒多久,兩家人選了一個黃道吉日決定正式下聘,將彩禮送過來,這樣兩個人的婚事也算正式確定了。美美她們這裡的習俗是用現金下聘,可是美美沒想到的是,下聘當天,小李卻是空手來的。美美以為出了什麼問題,忙著追問發生了什麼。可是小李卻慢悠悠地拿出一個信封遞到美美的手中,「我媽讓我把這個給你,你看一下。」

美美接過信封,心裡想著,明明應該給現金為什麼給了支票,可是打開信封一看,心裡涼了半截,「這張欠條是什麼意思?」只見紙上寫著幾個大字,「彩禮欠款單」,一共三個款項,大致意思就是小李欠美美18萬8 的彩禮錢,兩個人不離婚按月支付還款,十年內還清。但是離婚了,這個錢就不再繼續支付。美美拿著欠條追問小李,「這張欠條究竟是什麼意思?」小李雙手一攤,「就是你看到的樣子,反正遲早都是你的急什麼,按月支付又有什麼關係?」

美美沒想到之前溫文爾雅的小李,現在怎麼一副這樣勢力的嘴臉,「這當然不一樣,我們這裡的習俗都是結婚之前送彩禮,而且是現金,這樣才能表現出對女方的尊重,也寓意著幸福,你現在這樣做,換做任意一個家庭都不能接受吧。」「怎麼不能接受了,反正這個錢是給我們的,先給後給又有什麼區別,現在給你還不是從我這個左口袋送進你這個右口袋。」美美真的無語,明明是結婚的習俗,到小李這裡卻變成了等價交換的事情,她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也想起了媽媽之前告誡自己的事情,這麼一看,小李是不是值得託付終身,現在得打個問號。



「你覺得彩禮給不給無所謂,那你為什麼讓我們家提前把房子裝修好當嫁妝。」「那怎麼能一樣呢?房子不裝,婚後我們怎麼住,而且嫁妝也是你們家自願給的,還不是看在彩禮的份上,你媽才願意掏錢裝修的。」美美真的氣瘋了,自己媽媽的心意在小李眼中變成了理所當然,「按月支付的方式我不能接受,要娶我進門這個錢必須現在給。」「這不可能,一下子沒辦法取那麼多的現金,而且我們家現在也沒這麼多閑錢。」小李停頓了一下又說,「你現在怎麼這麼勢利,我媽說夫妻一場,錢財哪有必要分得那麼清楚,都快是一家人了,鬧這麼難看有必要嗎?」

「你想太多了,我們還沒領證,算不了真正的夫妻,錢財的事情還是應該講清楚,你這張欠條我就不要了,你愛給誰給誰。」美美失望之極,「你現在是要跟我退婚嗎?那嫁妝你可拿不回去了,裝修的錢我是不會給你的。」美美沒想到小李現在表現得像一個無賴,「放心,這個事情不用你操心。帶著你的欠條走吧,以後別來我們家了,緣盡於此。」說完就把小李趕出了家門。

沒幾天,小李就見識到了美美暴力的一面。當他跟媽媽去裝修好的房子驗收的時候,發現房間里早就空無一物,而且牆紙跟地板全都被砸碎了,能拿走的全都拿走了,小李在門口的發現了一張紙條,「嫁妝我拿走了,房子本來就是毛坯,現在我物歸原狀,咱們兩清了。」小李的媽媽坐在地上痛哭,不知道是可惜自己的裝修還是後悔自己兒子的婚事,一場如意算盤到最後卻落得這樣的下場。


彩禮下聘時變欠條,小李的媽媽出的這個主意,真的是讓人無語至極,她可能覺得打了一張欠條給未來的兒媳婦就算已經付了彩禮錢,想出按月支付這樣的辦法來占兒媳婦的便宜,覺得婚後女孩也不會真的張嘴跟自己兒子要這個錢。而且婚前就裝可憐讓女方陪嫁妝出錢裝修,想著裝修的錢看不見摸不著,即使以後有什麼分歧產生也不用過多的賠付。但是想歸想,動機不純的接近別人,最終還是落不得好下場。

其實美美媽媽當初要彩禮的時候,男方如果不同意完全可以商量著來,但是表面一套背後一套這樣的做飯著實讓人難以接受。而且小李還默認了自己媽媽的做法,將18萬8彩禮變欠條,還送了過來給美美。美美退婚之後反遭懟,稱她是勢利的人,做出這樣的舉動,我想也是讓美美退婚的關鍵所在,錢不是那麼重要,女子在乎的終歸是這個人的人品,還有對待自己的態度。

結婚的兩個人的家庭應該公平,想要女方家出嫁妝,又不願意給彩禮,換做任何一家這個婚事都不會輕易答應。「天價彩禮」不是一件值得提倡的事情,對待彩禮我們也應該有正確的態度,彩禮只是一個彩頭,不應該上綱上線,或者非得確認一個具體的標準。但是另一方面,婆家也不能夠要求女方必須陪嫁多少,嫁妝也是父母對於女兒的一種呵護,錢多錢少都是疼愛。

兩個人能夠走到一起要經歷很多才能夠修成正果,面對生活的磨難,我們不能自己給自己創造困難,也不能讓這種可以避免的問題成為阻礙婚姻的絆腳石。人生不易,且行且珍惜。


Advertisements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