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不是扶貧做慈善,你家太窮是你的事,憑什麼問我家要錢?」

父母和子女之間因為婚姻鬧矛盾,不得不說,有些做子女的真的很不懂事,完全不體諒父母的良苦用心。父母明明是為他們好,他們卻理解為父母憋著要害他們,真是讓人忍不住感嘆,「這是人性的泯滅,還是道德的淪喪?」

Advertisements

反正不管你現在是否理解父母,有朝一日你為人父母時,就會理解父母的做法了。

當然並不是所有做子女的都不懂事,懂事的好孩子還是很多的。這裡說的懂事不是指對父母言聽計從,而是跟父母一樣,懂得為自己負責,為自己著想,能夠理解父母的良苦用心,比如下面這個女人。

「彩禮我可以不要,但是其他的都不能少!」

蘭蘭的家庭條件相比身邊同齡人來說,相對較好。不過,她並沒有因為父母的寵愛而變得極端另類,而是長成了一個知書達理的姑娘。這都得益於她有好的父母和家庭環境,父母寵愛卻不溺愛,教會她很多東西,所以等她長大之後有了自己的理解之後,才會那麼懂事。

說到知書達理和懂事,大家腦子裡可能浮現出的是個溫文爾雅的大家閨秀。其實蘭蘭不是這種類型的姑娘,她是個很爽快很潑辣的姑娘,但是她的爽快和潑辣都沒有惡意,不會以此去強勢地傷害別人。這樣的姑娘有個共同點,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Advertisements

她的爽快使得她在對待感情時從來不矯情,哪怕是談了多年的男朋友跟她分手了,她也認了,覺得是自己遇人不淑,以後多注意別讓自己重蹈覆轍就行。

她的父母很開明,很少催她結婚,最多就是,有人給她介紹對象,會徵求她的意見問她願不願意去見見。

她一開始都是拒絕,因為不想相親。不過到後來,她覺得或許也可以嘗試下,說不定就遇到個好男人呢!

之後就有了個機會,一個親戚要給她介紹對象,她同意了。沒多久,親戚就有了人選。她要求親戚只介紹就好,剩下的她自己來,親戚沒有反對。

那個叫阿君的男人,給蘭蘭的第一印象還不錯,長相姣好,會說話,不像個壞人。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是不是壞人,需要了解之後才能知曉。

他對蘭蘭很滿意,急著要結婚。而蘭蘭則沒他那麼衝動,她對他的催促視而不見,想在慢慢相處的過程中看清他的人品和為人。

Advertisements

最初他們是一邊相處一邊攙雜著阿君的催婚,到後來,蘭蘭覺得既然要結婚,那就聊聊結婚的事。

這時候,阿君提出了一個要求,說他家庭條件不好,問蘭蘭能不能不要彩禮。蘭蘭因為家境好,所以她沒把彩禮當回事,說,「彩禮我可以不要,但是其他的都不能少!還有其他要求嗎?」

阿君當時說沒有了,可是第二天又出爾反爾,提了個過分的要求,正是他的這個要求,葬送了他們的婚姻。

Advertisements

 

「結婚讓我倒貼錢?門兒也沒有!」

那天,他約蘭蘭見面,說有事跟她商量。蘭蘭問他什麼事,他不說,說見了面再說。

見面之後,他沒有開門見山,而是一直在說他自己,說他父母,說他兄弟姐妹,說他的家庭,反正說來說去都是訴苦,說他父母有多不容易,說他家的條件有多不好等等。

蘭蘭一直聽他這樣念叨,有點不耐煩了,就問他到底想說什麼。這時候,他才說出他的要求,「我們結婚,讓你父母拿20萬陪嫁,這樣的話,我們結婚後有了資本,才能生活得好。順便也可以給我父母一些錢,讓他們過得好一點。」

這完全出乎蘭蘭的預料,雖然她猜測他可能又要對婚姻提要求,但是沒想到他會提如此過分的要求。那一瞬間,她對他的好感蕩然無存,覺得這個人有點得寸進尺,感覺是想錢想瘋了。

她臉上沒了笑容,很冷漠地告訴他,「結婚讓我倒貼錢?門兒也沒有!你知不知道你這是種什麼行為?你把我家當什麼了?錢鋪?搖錢樹?取款機?結婚不是扶貧做慈善,你家太窮是你的事,憑什麼問我家要錢?我又不是招上門女婿,不讓你出彩禮,你卻反過來問我要陪嫁,不覺得很可笑嗎?男人可以窮,但是不能下三濫。俗話說,救急不救窮,窮可以慢慢改善,但是動歪心思,只能說明你這個人人性有問題。你一點兒都不懂得尊重人,我父母把我養那麼大,就是最後倒貼錢把我嫁出去?你不想做正常人,但我是個正常人!我們到此為止吧!謝謝你提這個要求,讓我看清了你是什麼樣的人!再見!不,永遠不要再見了!」

Advertisements

蘭蘭說完站起來走了,剛坐上車就把阿君拉黑了,她覺得把他留在自己的通訊錄里會讓自己覺得噁心。

後來她跟我說起這件事時,還在憤憤不平,「他以為他是誰?長得好看了不起嗎?老娘我又不是什麼歪瓜裂棗,我又不是沒人要,我雖然不想著通過結婚大撈一筆,但是我絕不會倒貼錢結婚,拿我當傻子嗎?東林,你可千萬不要成為這種人,會讓女人恨上你的。不過你應該不會,因為你長得不好看,哈哈!」

神經病!說事歸說事,幹嘛要對我人身攻擊!長得不好看犯法嗎?!

Advertisements

情感建議:

蘭蘭這個人雖然平時大大咧咧,不過她內心很清楚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阿君那個人,估計是把她當成了傻乎乎的富二代,所以自以為自己得寸進尺也沒關係,但是很抱歉,他太高估自己,太低估蘭蘭了。

雖然其他女人未必有蘭蘭家境那麼好,但是,她家境那麼好都可以那麼懂事,你家境不好如果不懂事,那就無可救藥了。不管是什麼家境的女人,在對待婚姻時都要對自己負起責任來,別聽男人花言巧語,別被愛情沖昏頭腦,別做那種盲目的「我只在乎你的人,不在乎你窮不窮」的傻女人,人心叵測,該有的防範之心還是要有。

而且,就像蘭蘭說的,結婚不是扶貧做慈善,你不能因為自己結婚而連累父母。如果男人真的有責任,他會為你以及你父母著想,會自己承擔一切,而不會妄想做個吸血鬼一味地索取。男人有沒有擔當,有沒有責任心,其實在談婚論嫁時就會顯現出來。像上面說的阿君那種男人,分明就是個沒有責任心的騙子,不想著自己承擔一切,就想著不勞而獲。長得好看有什麼用,皮囊之下是個廢物。

可悲的是,就是有很多女人被男人的長相和花言巧語所迷惑,以為男人長得好看就可以勝過一切。一旦有人說「長得好看又不能當飯吃」,她們會反駁說別人羨慕嫉妒恨,說就是可以當飯吃。可問題是,如果男人空有皮囊而其他一無是處,你結了婚之後就知道那當不了飯吃。女人對待婚姻不能那麼盲目,你要綜合考慮,因為結婚後的幸福與否更多的不是和男人的長相掛鉤,你忽略那些重要的方面,結婚後不幸福就是自討苦吃。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