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去投奔兒女,兒子閉門不見,女兒歡笑迎接,一個月後驚喜來了

阿梅嫂是個很傳統的農村婦女,她生活的那個村莊,是個特別偏僻的小山村。

即使在這個男女平等的口號早已經喊遍大江南北時,村子裡的人們,卻還是堅定地認為,生孩子一定得上個男孩,因為男孩才算是自己家裡的人,而女兒長大後遲早是要嫁人,變成別人家的人。

Advertisements

村子裡的大部分人都是這種想法,以致於那些年,村莊裡面的人,往往第一個生了男孩子的,就不再生了。

可第一個若是生了個女孩,便會毫不泄氣地再生第二個,第三個,直到生出個男孩來,才肯罷休。

阿梅嫂就是這樣的想法。

不過,她還算幸運,雖然第一胎生了個女孩,可是僅僅過了一年,她又懷孕了,而且這次生的,剛好是個男孩。

Advertisements

阿梅嫂和丈夫簡直開心壞了,他們特別疼愛兒子,幾乎把所有的愛,都給了兒子。

而對於女兒,從小到大,阿梅嫂對她的教育一直是,她是姐姐,所以一定得讓著弟弟,保護著弟弟。

許是因為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阿梅嫂的女兒圓圓從小就很乖巧懂事,家裡的所有好吃的,好玩的,她都會首先想到留著給弟弟。

相比之下,阿梅嫂的兒子濤濤從小就脾氣暴躁,性格頑皮,從小到大沒有少惹禍。

圓圓讀到高二那年,阿梅嫂意外遭遇了一場小車禍骨折了,出院之後,她就只能每天在家裡躺著養病。

而那個時候,阿梅嫂的丈夫還得忙著料理家裡十幾畝的莊稼,總是無暇照顧她。

Advertisements

圓圓心疼母親無人照顧,便主動輟學在家,照顧母親。

而對於這個決定,阿梅嫂心裡其實有些暗自開心的,因為濤濤再過兩年也馬上要高考了,可是家裡的經濟條件拮据,完全供不起兩個大學生,所以她其實還一直猶豫,如何勸說女兒圓圓退學呢,而這下好了,圓圓主動退學了。

當時,圓圓的班主任還特定來過一次家裡,說她很惋惜,因為圓圓的學習成績很好,堅持讀下去,肯定能考上不錯的大學。

阿蓮嫂當時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為她覺得,女孩子讀那麼多書,也是同樣要嫁人的,讀書少,也同樣可以嫁人,好像差別並不是很大。

而兩年後,阿蓮嫂甚至還覺得她的想法很正確,因為濤濤果然不負眾望,考上了大學。

後來,圓圓早早就到了同村另外一戶人家,而濤濤大學畢業後,就留在了城裡面上班。

Advertisements

又過了好幾年,阿蓮嫂的丈夫去世了,不知怎麼的,阿蓮嫂一人生活著,越來越覺得日子沒勁,便打算去投奔兒女。

她首先想到的是去投奔濤濤,都說養兒防老,濤濤在城裡買房子時,阿蓮嫂和丈夫還出了一大半的首付,阿蓮嫂覺得,去兒子家裡,就跟去自己家裡一樣。

只是,當她把想法告訴兒子時,兒子先是探問母親要住多久,在得知母親打算常住時,便支支吾吾,很是為難。

阿蓮嫂徑直到了城裡濤濤的家門口,濤濤卻閉門不見。

阿蓮嫂怒氣沖沖地回到了家裡,圓圓卻歡笑地將她迎到了自己的家裡。

圓圓和丈夫的日子過地並不算太好,只是他們對母親阿蓮嫂,卻是真的好,家裡的活兒很少讓她來干,做飯時卻總是挑她喜歡吃的口味來做。

此時,阿蓮嫂的心裡,又後悔又自責,她後悔當時她的重男輕女,也自責當初沒有堅持讓女兒去上大學。

一個月後,阿蓮嫂的老房子所在的那個村子都被列入了拆遷的範圍,而她更是分得了整整20萬元的補償款。

拿到錢後,阿蓮嫂鄭重地把錢交給了圓圓。

圓圓又驚又喜,但是她堅持不肯要母親的錢,她說,母親是生她養大她的人,而她如今養母親老,是最正常不過的。

聽了這話,阿蓮嫂的眼睛已經濕潤了,她決定,百年之後,她一定要將這筆錢留給女兒,就當做是對她的彌補吧。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