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走後三年,父親為女兒「找了個後媽」她故意刁難,二十年後她卻說:這才是親媽!

別人總愛說只有自己的娘會對自己的娃好,其實這件事並不那麼絕對。我有一個從小就要好的朋友,母親死的早,好像唯一留給她的記憶,就是整天對著父親大吼大叫,她對母親完全沒有一點慈母的認知。所以在母親去世時,儘管她已經五歲了,似乎並不太傷心。

以至於後來,父親告訴她,想給她找一個新的媽媽來照顧她,她想也沒想的就同意了。那一年,我朋友八歲。她說,那似乎是她做過的最正確的決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姑且叫朋友劉梅吧,她說第一眼看見這個女人時,只覺得她很安靜,柔柔弱弱的,鐵定好欺負。別人老告訴她,有了後媽就有後爹,以後再有個弟弟或者妹妹,劉梅估計得睡牛棚。所以這之後,劉梅真的沒少折騰這個後媽。

故意在外人面前說後媽對她不好,欺負她,給她少吃少穿,甚至故意在父親面前冤枉她。每次劉梅看著後媽都平平淡淡的接受所有她的戲弄和污衊,她就覺得自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下子沒了再鬥下去的趣味。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劉梅慢慢的學會去接受這個新來的母親,從一開始叫喂喂喂,到後來叫她阿姨,再後來叫她母親,好像這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情。她一點一點的感受到,這個女人瘦小柔弱的外表下,那顆堅強慈愛的心。

後媽與父親結婚後的第三年,就為劉梅生下個弟弟,劉梅不喜不憂,在她的潛意識裡,就認定了這個母親不會因為弟弟的到來而冷落她。事實也如此,母親對她就像對自己的親女兒一樣,會隨意的讓她幫著給弟弟餵水,帶弟弟玩。也照樣像以前那樣給她挑漂亮的裙子,做可口的飯菜。

一家四口出門,母親一手牽著她,一手牽著弟弟,父親反而去牽弟弟的另一隻手。有時弟弟調皮走遠了,母親就索性放開他的手,卻始終不曾鬆開劉梅。後來劉梅問母親這是為什麼,女人就說,因為劉梅是她的女兒,她少了八年的時間陪她,所以這之後都要對她很好,才不會覺得虧欠。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弟弟五歲那年,劉梅的父親車禍意外走了。母親得了一大筆錢,當然,劉梅也有。當時的劉梅已經不小了,她以為這個女人,或許會拿著父親用命換來的錢,帶著弟弟離開。所以她將那筆錢強行要了過來,把存摺和女人的身份證藏起來,這樣誰也別想丟下她。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母親並沒有這麼做,還是一如既往的照顧著她和弟弟,出門仍然牽他們倆的手。從來沒有開口問劉梅要過那筆錢,也從沒說過要改嫁或者再給他們找一個繼父的事情。再苦再累,她都自己一個人扛,每次都是笑笑說,誰讓我是你媽,就得管你姐弟倆!

那一年,劉梅二十八歲,結婚兩年,在醫院裡生孩子難產,醫生問保大還是保小,丈夫一家人都被問的手足無措。只有她的母親,摟著啜泣著的弟弟,站在手術室外面大聲吼著,保大,保大,一定要救回我的女兒,我就這麼一個女兒,沒有她我們娘倆活不了!劉梅躺在房間裡,哭得聲廝力竭。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後來孩子沒保住,劉梅出院後跟丈夫離了婚,母親就站在她面前,說了句:「沒事兒,媽養你一輩子。」然後領著她一起回了家。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劉梅三十歲,一次被撞折了腿,被送到醫院半個小時後,母親就哭的跟淚人似的領著弟弟來了。一直抱著劉梅不肯撒手,說以為她會像她父親一樣,又突然消失在她的生命裡,她要怎麼承受的起。劉梅鼻頭一酸,看著母親與弟弟傷心的樣子,卻破涕為笑。

這輩子,有這樣一個母親,她知足了,這就是她的親生母親,哪裡是什麼後媽!不僅是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她還要一直做她的女兒!


來源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