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歲被大32歲大叔奪初夜!隱忍27年逼走原配嫁入豪門 8年「偷走丈夫15億」不惜與兒女撕破臉

家和萬事興的道理人人都懂,真正能做到的卻沒有多少。

自古朱門酒肉臭,豪門大戶的遺產之爭屢見不鮮。

十七歲那年,他成為夜總會的頭牌,她的裙下之臣並不少,但她卻鍾情於大她三十二歲的老男人。

坐了近三十年的小三兒終於轉正成為豪門貴婦。

丈夫去世留下4.2億遺產,卻給她只留下一元。

她與四個親生子女相愛相殺,為了爭奪遺產,不惜家醜外揚。

病重之時,她終於明白了血濃於水的意義,她將十五名遺產全部都捐出,這個女人一生如同一部傳奇。

TVB以她為原型拍攝了一部電視劇叫做溏心風暴,她就是香港的粵劇名伶。鄧永祥的第4任妻子馮金梅,這位已經坐骨的老人,她的故事令人深思。一九四五年,馮金梅出生於香港,生長在貧寒之家的馮金梅也不例外。

Advertisements

想要多賺錢就要接觸到有錢人。

十七歲那年,馮金梅坐落成了美少女,人小鬼大的她不顧家人反對,進入舞廳,豆蔻年華的少女,十九寸的小蠻腰,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嘴角一顆美人痣,這樣風情萬種的馮金梅顛倒眾生。

馮金梅年紀雖小,野心卻很大,古今那個三教九流的環境中,最容易感受到世態炎涼。想要逆天改命身為窮人階層,唯有一個方法,找金主方向與目標確定了,剩下的就是行動。

Advertisements

那個時候。仰慕馮金梅的男人不少。在這一批追求者隊伍當中,邵逸夫還曾經邀請她入場拍戲,但精於算計的馮金梅對做明星不感興趣。她認為一個女人再有本事,最後也還是要嫁人的,拍戲要面對風吹日晒,不僅辛苦還容易熬黃臉婆。馮金梅認為美貌是一種不可再生的資源,保質期有限,所以他要儘快給自己找一個金龜婿。馮金梅作為舞廳的頭牌,自然招引很多達官顯貴的注目,但眼界和心氣高的他並沒有瞧上那些庸俗的暴發戶,她想嫁的男人不僅要富貴,還要有才華、人品還要貴重。


Advertisements

這樣高的標準只有一個人符合,這個人就是鄧永祥。

鄧永翔是誰呢?他是何壽年的高徒,九歲那年跟隨師傅學粵劇十歲年獲得神通稱號。加入一統太平班四處演出,他演技的風格和扮相酷似馬師曾,因此也被業內人士尊稱為新馬師曾。鄧永祥在戲曲界身份貴重,頗有建樹,身價不菲。

他的身份一張名片紙都寫不下。

他不僅是粵劇名伶,還是牛津大學的名譽藝術博士。有自己的唱片公司、酒樓,並且還是一名電影演員。鄧永祥才華橫溢,他在娛樂圈被人尊稱為前輩,馮金梅品味很高,鄧穎祥這樣的男人正是他想要的類型。

Advertisements


當四十九歲的鄧永祥遇到十七歲紅金梅的時候,註定是一段孽緣。

男人無論年齡有多大,他們都是喜歡年輕貌美的女,鄧永祥也不例外,兩個人年齡相差了三十二歲,但並沒有因此。阻擋他們相愛,那個時候鄧永祥是有家室之人。她的第三任妻子是賽珍珠,兩個人還有三個兒子。馮金梅是個很有心計的女人,剛開始的時候還慫恿鄧永祥離婚,但賽珍珠死活不同意。馮金梅想到賽珍珠有三個兒子保駕,母憑子貴,正式地位很難動搖。既然正面挑戰不成功,那麼就把生米煮成熟飯吧。這之後,馮金梅沒名沒份的,跟著鄧永祥跟他同居,她忍辱負重的委屈模樣,讓鄧永祥更加疼惜她了。


鄧永祥喜歡她的小蠻腰?從此之後,他再也不肯卸下束腰。為了讓他滿意,只要他想要的,他都會給,馮金梅混跡舞場多年,很早就懂得將百鍊成鋼化成繞指柔的招數。兩人因為年齡相近甚遠一起出行多有不便,馮金梅還刻意扮老。把自己打扮的成熟穩重,想要得到就要捨得,沒有舍就沒有得。對這一點他很清楚。馮金梅雖然是個小三兒,但他卻是按照正式的方式與鄧永強相處,這是他最聰明的地方,唯有如此,才會讓鄧永祥產生休妻的想法。

Advertisements


同居那段時光,馮金梅把鄧永祥照顧得無微不至,兩個人同居二十七年,馮金梅為鄧永祥接連生下了四個子女。事已至此,才有了與正室旗鼓相當的資本。憑藉母憑子貴砝碼,讓那位正室倍感壓力,在心中意識到自己地位不保。鄧永祥跟那個小三的日子過得熱火朝天,自己卻獨守空房二十多年,越想越覺得沒意思。一九九二年賽珍珠終於忍受不了這種喪偶式婚姻,主動讓出正室位置,帶著三個兒子離開了鄧永祥。

馮金梅苦等二十七年,多年小三終於轉正,自然是樂得歡天喜地,鄧永祥為了迎娶她進門,感激他多年隱忍,將婚禮舉辦得很隆重。這場婚禮由鄧永祥的好友邵逸夫主持,擔當司儀的是曾志偉。TVB所有明星幾乎全部到場祝賀,劉德華、周星馳、張衛健等人悉數到場。獻歌獻舞這場婚禮還曾經在TVB全程直播過。

Advertisements


馮金梅終於守得雲開見明月。雖然她已經年華老去,四十四歲的她不再金針貌美,但能夠用這一番水磨功夫換得名正言順的地位,還是值得的。獲得了鄧太太的身份,馮金梅也很多年野心不再隱藏,她犧牲了自己所有的青春時光,承受了多少閑言碎語,付出這樣沉重的代價。


Advertisements

所謂何來呢?

自然是為了這個老男人的萬貫家財呀。

為了防止前門趕虎後門進狼的事情發生,黃金梅把老公管得很嚴,他一邊嚴密監視鄧永祥再次出軌,一邊暗箱操作,像老鼠搬家一樣的暗中變賣鄧永祥的財產。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這件事情還是被鄧永祥發現,八十多歲的老人被氣得渾身發抖,他沒想到身邊睡的居然是一個如此心機叵測之人。馮永祥為了保護孩子們的權益,他將所剩不多的財產全部轉移到子女名下。鄧永祥的做法激怒了馮金梅,於是一場豪門之家爭奪家產的戰爭因此拉開帷幕。

家裡失去了兩人昔日的溫暖,妻子情分化為烏有。鄧永祥這邊還有四個子女的支持,馮金梅周邊有一群娘家人做她的後盾。九零年代鄧家內部爭奪家產的戰鬥持續不斷,因為雙方的劍拔弩張,甚至鬧到全場皆知,鄧家的那些真誠醜聞頻頻登上新聞頭條,雙方鬧得最凶的時候,甚至驚動了警察介入。


一九九七年,鄧永祥因病去世,但是死神的降臨並沒有阻止這場戰爭。

愛與恨原本就是一對孿生兄弟,或許是因為憤恨馮金梅的多年欺騙,鄧永祥的臨終遺言,只有這一句話,我四點二億的家產不會給她一分錢,如果她還要繼續鬧下去,就給她一塊錢打發了吧。由此可見,此恨綿綿無絕期,或許是因為愛的太深,所以才會如此決絕。


馮金梅知道老公去世的消息,她身著一襲白衣來到靈堂祭拜,但是她的子女們卻阻止他,不允許她祭奠。馮金梅的子女拒不認母的舉動刺激了洪金梅,她氣得嚎啕大哭。於心不忍的子女們只能讓他進入靈堂,但是。祭拜之後,馮金梅突然變臉,她對所有到場的賓客們說,她的大兒子跟她要了四千萬,不然她根本進不來。鄧家子女沒料到母親會這樣不顧及家族顏面,他們對外宣稱沒有這樣的事情,並且否認了母親的指責。鄧家子女向媒體控訴,聲稱父親病重,住院期間,洪金梅只會忙著爭奪家產,從來沒有照顧過他。


鄧永祥走後,鄧家爭奪家產的大戰依然持續了十年之久。

馮金梅沒從來沒有放棄過他,一次又一次地向法院提交申訴書,但每一次均以敗訴告終。面對媒體採訪,他依然為自己的貪婪辯解,我為了這個家付出了我所有的青春,討回一點回報,難道有錯嗎?


馮金梅真的只得到了那區區一元錢嗎?暗中變賣了鄧永祥多少財產只有她自己清楚。現實的生活,住豪宅、開名車,身邊有司機和傭人伺候,這樣奢侈的生活她是從何處得來的呢?


二零一九年,這場母子爭奪遺產的大戰終於結束,馮金梅因為癌症即將離開人世。

人之將死才會醒悟自己的所得所失,意識到自己終於要兩手空空的離開。馮金梅毒不再爭也不再搶了,因為沒有任何意義,她將名下的十五億財產全部分給幾個孩子。面對這筆巨額財富,幾個孩子也是目瞪口呆,他們不曾料到母親居然會擁有這麼多的財產回想當初母親為了那四點二億的遺產,不惜與他們撕破臉的種種行為,如今居然主動給他們留下了十五個億。


這樣強烈的反差不僅令人唏噓不已,馮金梅對金錢的執著,或許是因為沒有安全感,她自幼出身寒門,再多的財富也填不平她內心的恐懼,這世間只有靈魂世界貧窮的女人才會渴望通過身外之物以及男人改變命運。

一個內心富有的女人從來不會有這樣的擔心,因為它是自己的太陽,有溫度也有深度,這樣的女人從來不會因為身外之物而丟了自己的臉。


Advertisements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