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下4個小時被拋棄!36歲光棍「把女棄嬰撿回家」送上大學 今碩士畢業「為養父成為醫生」報答養育恩


「雪鳳:女兒你好。我在病中有許多話沒有告訴你。爸爸萬一過不了人世間這一關,我勸你還是回到親生父母那裡去。那裡還有你的父母、姐姐、哥哥,能夠得到他們的溫暖和關懷…」


Advertisements

2013年12月6日浙江衛視《中國夢想秀》的舞台上,主持人周立波正讀著一張小紙條。讀到「親生父母」四個字,周立波望向一邊的女孩,疑惑地問道:「你知道親生父母在哪裡嗎?」

這位名叫鄧雪鳳的女孩眨了眨泛紅的眼睛,扭過頭去,堅決地說:「不知道」。但她的神情明顯告訴所有人,這不是真話。


Advertisements

鄧雪鳳是帶著目的來到《中國夢想秀》的,這是個依靠講述自身的故事,來獲取資助和幫助的節目,她毫不諱言:她需要錢為「爸爸」,也就是養父鄧和賓士病。

可實際上,周立波和觀眾們知道,鄧雪鳳不僅有親生父母兄姐,而且父母家的條件還算不錯。

這個女孩,為什麼當眾說謊呢?


Advertisements

爸爸只有你了

「鳳仔,爸爸身體不好,叔叔腦子不好,你要好好照顧他們,你要讀書,走出這個山村…」

當鄧雪鳳回憶起小學五年級的那天,出門前病床上的爺爺對自己說的話,她悲痛得難以自抑。

這是爺爺和雪鳳說的最後一句話,等她再回到家中所看見的,已經是爺爺冰涼的遺體,為了不讓大家被自己的病情拖累,爺爺用最後的力氣選擇了上吊自盡。


Advertisements

「雪鳳,爸爸只有你了。爸爸的爸媽,不要爸爸了。」為爺爺守完靈,鄧和平緊緊抱住女兒痛哭失聲。

這是鄧雪鳳第一次看見爸爸如此脆弱的模樣,也是她第一次意識到,這個家庭為了自己,竟然可以做出如此的犧牲。


Advertisements

爸爸、姑姑強忍著悲傷在屋內屋外忙著操辦後事,智力低下的叔叔在一邊不知所措。

鄧雪鳳知道,原本自己與這些人毫無關係,她是個撿來的孩子。

但她又無疑是這個家庭不幸的最大根源,如果不是為了照顧和顧忌自己,鄧和平也許早就成家,奶奶也許可以用更多的錢治病,不會去世得那麼早。


Advertisements

現在爺爺一去,家中就只剩下爸爸、姑姑、叔叔三兄妹,加上毫無血緣關係的女兒鄧雪鳳。

但悲劇還在繼續,忙完爺爺的後事,鄧和平並沒有對女兒多說什麼,可姑姑的情緒再也無法控制,她選擇離開了這個傷心的家,拋下了哥哥弟弟和小侄女。

在爺爺去世前不久,一對中年男女曾經到訪鄧雪鳳家徒四壁的簡陋小屋。光憑身上的衣服,任誰都可以看得出來,這對夫妻的生活水平肯定不錯。


Advertisements

鄧和平告訴女兒,這就是她的親生父母,只要鄧雪鳳願意,她馬上就可以跟著父母回到自己真正的家中,畢竟這個家的條件,實在太苦了。

毫無疑問,如果現在鄧雪鳳重新聯繫父母,她依然有機會擺脫眼前的困境,過上衣食無憂的日子。

可是養父鄧和平心裡會是什麼感受呢?鄧雪鳳想起了自己名字的由來。


被遺棄的鳳凰

那是1990年的冬天,36歲的鄧和平前往重慶忠縣石寶鎮趕場。到了晚上8點多,熙熙攘攘的集市結束,人群散去,鄧和平也要回家了。

當他經過場邊一處偏僻的茅草棚,突然聽到一聲清晰又微弱的啼哭,拉開茅草,一個鮮活的女嬰出現在這個中年男子的面前。

鄧和平抱起嬰兒,發現被遺棄的孩子身上竟然連件襁褓都沒有,一件包裹的單衣,就是這個小生命在寒冷冬夜存活的唯一希望。


衣服里有一張紙條,記著孩子出生的時間:下午4點。算起來,這個孩子在自己父母懷裡的時間,最多不超過4個小時。

「有人嗎?這是誰的娃兒?」鄧和平對著夜空呼喊,得不到任何回應。

晚上八九點鐘,集市上的人早就走得乾乾淨淨,鄧和平哪裡還能找到狠心的親生父母呢?善良的他只好把孩子抱在懷裡,繼續往家走。


就這樣,女嬰總算在一個陌生人家裡,安全度過了來到人世間的第一個晚上。

可問題是,接下去怎麼辦?鄧和平看看自己家裡的情況,實在不像是能養孩子的地方:年邁的母親長年多病,父親的體力只夠種家門口的幾塊田地糊口,妹妹身體孱弱,弟弟智力低下,只有鄧和平還算是唯一正常的勞動力。


可鄧和平自己從30歲開始就患上了慢性支氣管炎,也只能幹一些不太重要的活。

兄弟兩個在農村裡幫人蓋房砌磚,是這個家庭最重要的收入來源,受限於鄧和平的體力和弟弟的理解能力,這筆錢也賺得十分艱辛。

這樣的罪不是一般女孩子能夠忍受的,鄧和平直到36歲依然尚未結婚。如今,媳婦還不見個影,「油瓶」倒是先拖上了,這日子還怎麼過?


善良的鄧家人並沒有受到這個問題困擾,二老和孩子們決定,一定要讓苦命的孩子活下來,好好養大。

看著屋外飛舞的白雪,鄧和平為懷裡的女孩取名:雪鳳。


最貴重的寶貝

雪鳳是個堅強的孩子。在5年級那年經歷了家破人亡,身世大白,如此巨大的變故壓在一個小學生頭上,她沒有垮。

姑姑走後,還沒有灶台高的小雪鳳開始學著每天燒飯做菜,打掃家務,等著打工回來的爸爸和叔叔。


鄧和平在外賺錢要從早忙到黑,回來衣服一脫很快就得休息。鄧雪鳳不需要爸爸交代,自己就把堆起來的髒衣服洗得乾乾淨淨,冬天也不曾耽誤。

鄧和平看著女兒滿手的凍瘡心疼極了,可他連買雙手套的錢都沒有。他愧疚地說:「都怪爸爸沒本事,給不了你好的生活。當爸爸的女兒,真的委屈你了。」

鄧雪鳳摸著爸爸的頭不讓他說下去,如果沒有爸爸,她早就凍死在那個寒冷的夜晚,又豈會在這個充滿親情溫暖的小家裡健康成長呢。


初三那年,為了不耽誤雪鳳學習,鄧和平一咬牙,花半個月工錢為女兒買了一雙厚厚的毛絨手套。這雙手套,成了鄧雪鳳最貴重的寶貝,不是最冷的日子,她不肯多戴一分鐘。

高中三年,鄧雪鳳心無旁騖,她時刻記得爺爺臨終的遺言,唯一的任務應該是好好讀書。只有讀出書走出山村,以後找到好工作,爸爸才能不這麼辛苦。


2010年,鄧雪鳳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湖南師範大學醫學院臨床醫學專業,成了村裡唯一的大學生。而她選擇專業的原因,就是為了將來能治療爸爸和叔叔的病。

遠離家鄉,雪鳳把那雙毛絨手套帶進了大學,這樣就好像爸爸時刻陪著自己一樣。

誰知2012年,還沒等到她畢業,一張病危通知書來到了她的手上。


尖子生的背後的故事

郭銘偉是鄧雪鳳的老師,雪鳳入學後成績一直是專業第一,還有優秀學生、優秀共青團員、優秀幹部、學習標兵等無數榮譽,這是令所有老師為之矚目的好學生。

結果有一天,鄧雪鳳找到他,含著眼淚遞交了一份退學申請書。

郭銘偉大驚之下,沒有輕率做出決定,他先將申請書扣了下來,然後來到鄧雪鳳家中調查背後的隱情。


來到雪鳳家所在的石寶鎮涼水村,郭銘偉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一間黃泥木板搭成的土屋,就是專業第一名出生成長的環境,一樓兩張草席床是鄧和平和弟弟睡的地方,二樓一個逼仄陰暗的小閣樓,就是鄧雪鳳的「閨房」。


屋裡屋外,只有兩件現代化電器,都是鄧雪鳳在高中的時候,利用暑假打工賺錢買的。一件電冰箱,可以讓爸爸在女兒不在的日子裡,還能吃上新鮮的菜;另一件電磁爐,鄧和平就不需要再使用滿是柴火煙灰的土灶台,而煙灰會刺激他本就開始惡化的支氣管炎。


學校並非不了解鄧雪鳳是個貧困生,醫學院黨委副書記謝羅庚為她安排了一個勤工助學的崗位,每個月可以有120元收入。

不到實地了解,郭銘偉是無法想象,那個看上去多才多藝,永遠滿臉笑容,每天從6點鐘刻苦學習到11點,對所有人的求助來者不拒,不求回報的女孩背後,竟有如此催人淚下的故事。


郭銘偉也找到了鄧雪鳳要退學的原因。原來鄧和平為了省錢,多年來除了在藥店買些最便宜的藥品,從不到醫院做過檢查。結果為了給女兒賺夠2013年的學費,鄧和平勞累過度被迫住院。


其實此時的鄧和平雙肺已經患上肺氣腫,一次嚴重的感冒就可能失去生命。

在病危之中,一度感到害怕的鄧和平用盡全力,給女兒寫下一封信,打算勸她再回到親生父母身邊。

女兒不顧一切趕回父親身邊整整守了他一個晚上。鄧和平看著女兒,無數個問題在心頭出現。到底自己能不能闖過這一關?那份信會不會成為自己的「遺書」?女兒會不會離開自己?

他徹夜失眠了。


滿票圓夢

鄧和平明明是鄧雪鳳的救命恩人,長久以來,他卻只為自己沒有給女兒過上好日子感到愧疚。

可鄧雪鳳又豈能忘記這些呢,爸爸給了她生命,還給了她家庭的溫暖,對她來說,爸爸就是天。大學的學業可以等,但爸爸的病情一分一秒也不能等。

問題是,給爸爸治病的錢哪裡來?


在郭銘偉老師的幫助下,湖南師範大學為鄧和平兄弟安排了傳達室門衛的工作,兩人不僅可以重新和女兒日夜相伴,也有了穩定的薪水。

可是這點錢要看病是遠遠不夠的。於是郭銘偉為鄧雪鳳聯繫到了《中國夢想秀》,為了參加節目,從未學過舞蹈的她特意學習了一支「驚鴻舞」。

錄製節目當天,婀娜搖曳,翩翩起舞完畢,鄧雪鳳一家三口被請到舞台上,向大家娓娓述說23年來,父女之間特殊的緣分。


鄧雪鳳早已決定,永遠不會再回親生父母的家,只有孝順鄧和平爸爸才是她唯一的幸福。

她來參加節目只有兩個小小的要求,為爸爸籌措一筆檢查身體、治療疾病的費用,在自己工作之前,找到學業上的資助。


滿場觀眾嘉賓聽完,已是淚流滿面,鄧雪鳳的要求獲得全票通過。這個懂事的女孩只要了節目組給的贊助金,婉拒了來自周立波個人的10萬元捐贈。

郭銘偉把退學申請書當場還給了鄧雪鳳,並告訴她,學校決定在本科畢業後,送她去重慶醫科大學內分泌科保研,她終於可以毫無後顧之憂地完成自己的學業。


成為醫生,報答社會

2018年7月,鄧雪鳳碩士畢業,成績優異的她得到了來自眾多醫院的橄欖枝。

鄧雪鳳選擇了廣東佛山的南方醫科大學順德醫院,這裡地處經濟發達的珠三角,正是爺爺當年希望孫女「走出山村」去的地方。

不過鄧雪鳳更為看重的是,廣東氣候溫暖,冬天不像重慶那麼冷,尤其利於慢性支氣管炎病人的調理,在良好的環境和自己專業的護理之下,爸爸幾十年積累下來的頑疾,很有治療恢復的希望。


在醫院緊張的工作中,鄧雪鳳在學校里學到的紮實理論知識與臨床實踐相結合,經驗和醫術快速成長。

診治糖尿病、糖尿病腎臟疾病、痛風、甲狀腺疾病、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症、骨質疏鬆等老年人常見的疾病,都是這位年輕女醫師的擅長項目。

在那份爸爸給自己的信中,鄧雪鳳記得一句「成為一個為人民服務的有用人才」。她不折不扣地踐行著這句話。


2021年的一天,內分泌科接到了一個老年患者。她是一位孤苦無依的老人,家庭貧困,生病很久也不願意去醫院看病。好心鄰居強行把她送來醫院,她卻寧願忍受著病痛的折磨,苦苦求醫生放她回去。

這樣的場景鄧雪鳳再熟悉不過了,這不就是當年爸爸背著自己去看病,結果拖成病危重症的一幕嗎。


鄧雪鳳無法對此視而不見,她掏出自己的工資,為老人安排住院,然後為她申請了醫院的專項基金。感激涕零的老人差點給這位白衣天使跪下。

鄧雪鳳把老人扶起來,告訴她,這都是自己應該做的。

工作之餘,鄧雪鳳還積極投身醫療援助公益事業當中。她報名參加了愛心醫療隊,對社區孤寡老人提供義務醫療服務。到三八婦女節,她也會出現在醫院為女性專門開設的義診攤位上。

在醫院緊張的工作中,鄧雪鳳在學校里學到的紮實理論知識與臨床實踐相結合,經驗和醫術快速成長。


2022年在女兒的精心照料下,如今鄧和平兄弟的病情大有好轉,還經常跟著女兒在空閑的時候欣賞廣東的繁華風景,享受著安寧幸福的晚年。

其實,鄧和平兄弟培養出這麼一個德藝雙馨的好醫生,又豈是只為了自己呢?

加入順德醫院短短不過4年時間,她就成了內分泌與代謝科最受歡迎的醫師之一。

診治糖尿病、糖尿病腎臟疾病、痛風、甲狀腺疾病、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症、骨質疏鬆等老年人常見的疾病,都是這位年輕女醫師的擅長項目,不知有多少被這些病痛折磨的老人,在鄧雪鳳的一雙妙手之下,重新找回了晚年生活的快樂。

鄧雪鳳剛到醫院才一年,新冠疫情突然爆發,她義無反顧地投入了抗疫第一線,和同事們一起在周圍社區為群眾們進行核酸採樣和檢測等工作。

正如鄧和平當年取的名字,這是一隻從皚皚白雪中飛出的金鳳凰。


Advertisements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